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研究

赵永军:生存才是保理公司的第一要务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点击:131      时间:2019-08-23

2019年4月17-19日,“第七届(2019)中国商业保理行业峰会暨第六届于家堡保理论坛”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隆重举行,“风险管理——现状、短板与解决之道”平行论坛于4月19日上午在天津于家堡洲际酒店会议中心成功举行,围绕风险预警、案例分享、智慧风控和创新模式进行深入研讨和交流。

以下为鑫银国际保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永军发言实录(有部分修订删减):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256_副本_副本.jpg

商业保理行业发展至今的七年时间里,我们已经更迭了几代人,这说明什么?保理公司的第一要务是创新还是发展?我认为都不是,

商业保理行业发展至今的七年时间里,我们已经更迭了几代人,这说明什么?保理公司的第一要务是创新还是发展?我认为都不是,当下,生存才是保理公司的第一要务。我在这里用索罗斯2010年的一篇文章说一下。索罗斯在2010年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活着是第一要务》,他说我的人生理念形成深受个人经历的影响,我的个性成长期是在1944年德国占领匈牙利的时候,那时候我不到14岁,突然之间,只因为是犹太人就要面对被驱逐和被杀害的可能。父亲立刻意识到这是非常时期,通常的规则不再适用。他发誓帮助家人渡过难关,在这个“不正常的情形下”,他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这在平时是不诚实甚至是违法的,但纳粹的入侵使这样做成了正义的。为了确保我不被纳粹当局带走,父亲想方设法接触到一位匈牙利高层,让我扮作匈牙利农业部非犹太官员的儿子,父亲为此购买了假的身份证件,这些是我生存的关键。纳粹将分发驱逐通知的任务交给布达佩斯犹太委员会,委员会又将这项可憎的任务交给了儿童,我就是其中之一。我接到一些写着人名的小纸条,纸条上写:务必在次日前前往某处报到。父亲看到这些名单时,表情很痛苦,他意识到纳粹正在围捕犹太人中的精英,他让我在通知时告诉这些人这是驱逐通知,我遵照父亲的叮嘱,但发现有些人并不准备躲避纳粹,后来,这些犹太精英大都被带到奥斯维辛集中营。不管父亲有怎样的生活态度,他教会了我最重要的一课——活着是第一要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父亲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生活,这让我相信,其他的风险也是值得尝试的,但不要把一切东西都拿来冒险,那是不切实际的,更是没有必要的。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父亲还使我领悟到,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差距,正是这一点使我对金融市场有更多的认识,先是作为证券分析家,后来又成为对冲基金管理者。

诚如上面这篇文章所说,现在我们面临着当前最危险的事情,我其实在前几次论坛的时候说2016年以后,保理行业已经进入到了整个风险集中爆发的时期,在2016到2018年,从案件大幅度增加中可以看到, 2018年更是一个大爆发的时期。这是北京朝阳区一个普通基层法院的诉讼案件数量,2016年是1件,2017年10件,18年2282件,数量发展之快也是出乎意料的。三年合计2293件中,银行只有2件,其余全部是保理公司。所以,在3月5日跟北京高院进行培训和交流的时候,我们把这两千多个案子跟朝阳区法院碰了一下,发现问题非常多。其中包括这样几个问题:一是保理业务中的交易真实性问题。在这些案件中,可以说60%-70%的保理业务交易都是虚假的,比如前面说的互联网条件下,报给保理公司的业务一看基本上都是假的,身份证都是假的,信息也都是假。这些案件在法院审理过程中,教育服务类占90%;线上签订占90%,裁定驳回占18.34%,判决结案的有1/3对保理公司是不利的,这些案件当中,保理公司的行业风险在急剧增加。

尽管我们说在经济增速放缓和企业融资困难背景下,保理行业作为逆经济增长周期的一个调节器在促进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促进产业升级、扩大内需方面有独特的价值,但是其实银行业认为商业保理业 “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就是银行业不良资产的“接盘侠”。


电话:010-64515363 ,010-64515241
传真:010-64515363
邮箱:cfec@cfec.org.cn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制度规范 | 保理融资 | 联系我们
微博: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委会
微信:商业保理专委会
版权所有 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 北京中贸远大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2831号-2  技术支持:天逸财金科技